文章

他27岁,独居深山小院已三年,养鸡养鹅,种菜种花,打豆豆

他27岁,独居深山小院已三年,养鸡养鹅,种菜种花,打豆豆

一千年太长,一天又太短

一年了?

去年这个时间,梳理了一年的生活琐碎,一晃竟是又一年。按说山上的日子,已经过的很慢,春华秋实,每一天都是实实在在的一天,但我还是觉得快,大概是因为一生的轮回,太短,了。

年龄越大就越不清楚哪些是想象出来的,哪些是真正发生过的,于是,幸好有照片。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一月 | 还在下雪

他27岁,独居深山小院已三年,养鸡养鹅,种菜种花,打豆豆

一月,还在下雪
一月,还在下雪
叮叮咣咣,凿冰取水
叮叮咣咣,凿冰取水

2

刚有一只猴子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从门口路过讨水喝

临走的时候

他问我

这山里可有神仙么?

我有五只鸡

我有五只鸡,最先有名字的是一只不太合群的鸡,叫凤霞。朋友说给其他鸡也起上名字吧,我说好啊,农村的鸡,得起点农村的名字,比如翠红、兰英什么的。毛色鲜艳,双目圆睁的,叫红艳吧,听 上去很泼辣。柔软一点的,叫玉珠,像小妹。每天和大公鸡眉来眼去的,叫春花了,很风骚的婆娘。大公鸡呢?果真雄赳赳气昂昂,很霸气,叫雄霸吧?熊霸?不行,不够屌丝。鸡霸?算了,当我没说。还是叫建国吧。

建国是我们村最壮的一只公鸡。

凤霞总是独来独往,别人吃完了她才去吃。我平常会多照顾她。
凤霞总是独来独往,别人吃完了她才去吃。我平常会多照顾她。
我觉得凤霞长的不差啊,丰乳肥臀,多有母鸡味儿。比那几个婆娘身材都好,眼神也柔软的多。
我觉得凤霞长的不差啊,丰乳肥臀,多有母鸡味儿。比那几个婆娘身材都好,眼神也柔软的多。

凤霞

我一直觉得,并置,是最客观的。就像我们看武林外传觉得闫妮挺漂亮的,但和范冰冰走一块,就暗淡许多,觉得范冰冰挺漂亮的,但让她和凯拉.奈特莉站一块,就会标致得索然无味。

不信你看看凤霞,再看红艳,明显,凤霞就很凤霞,红艳就很红艳。

有光
有光

二月 | 此地正好

人群和爱情都有催眠作用,让人不清醒。唯有孤独,清澈如初生
人群和爱情都有催眠作用,让人不清醒。唯有孤独,清澈如初生

二月,春节回家了一个礼拜左右

我是2A......离2B很近...…很鸡冻
我是2A......离2B很近...…很鸡冻

我是2A......离2B很近...…很鸡冻

2

很惭愧,每次下山只要超过一个礼拜,我就会有焦虑感。环境有催眠作用,一旦离的太近,就会迷失自我,会被动,会疼。所以还是要逃离。

此地正好
此地正好
青梅竹马(遗憾,下面的狗狗,四月份突发感冒不在了。这是后话)
青梅竹马(遗憾,下面的狗狗,四月份突发感冒不在了。这是后话)

2

这一生的时间都可由我任意支配,并会持续下去;有电影、音乐、书,有宣纸、毛笔,油画框;有鸡有鹅,有猫有狗;有山有云有风有太阳,有有吃有喝有余粮。可以自然醒,沐暄堂。

我想要的一切,我都有。我不想要的都和我无关。

三月 | 杏花开

三月,最后一场雪
三月,最后一场雪
还画什么画,站一会就行了
还画什么画,站一会就行了
杏花宝宝
杏花宝宝
三月,杏花开
三月,杏花开
撒欢奔跑
撒欢奔跑
假装摔倒
假装摔倒
妻妾成群
妻妾成群

妻妾成群

两只公鸡,一只母鸡,那么其中战败的一只,就会被孤立。

两只母鸡,一只公鸡,那么这两只母鸡,就会形影不离,成为闺蜜。

一窝母鸡,一只公鸡

这样公鸡就有了公鸡的范儿

母鸡就也有了

炖鸡的味儿

三月底,野花遍地
三月底,野花遍地

2

四月 | 吃货的季节

2

四月,吃货的季节

蒲公英,可以吃
蒲公英,可以吃
水抄,凉拌,葱姜蒜
水抄,凉拌,葱姜蒜
榆钱
榆钱
口感筋道
口感筋道
榆钱,也可以玩
榆钱,也可以玩
核桃须,剥的时候有快感
核桃须,剥的时候有快感
核桃须,葱油凉拌
核桃须,葱油凉拌
槐花,最爱吃了。
槐花,最爱吃了。
土鸡蛋的分辨很简单,蛋清的粘稠度,和蛋黄颜色,偏橙
土鸡蛋的分辨很简单,蛋清的粘稠度,和蛋黄颜色,偏橙
……骚等,抹下口水,继续
……骚等,抹下口水,继续
蒸着吃,可以配香油蒜泥
蒸着吃,可以配香油蒜泥
米饭,有花香
米饭,有花香
四月,可以吃到羊奶子果了
四月,可以吃到羊奶子果了
有蚊子
有蚊子

五月 | 交配的季节

五月,山花烂漫
五月,山花烂漫
绣线菊成熟以后,风一吹,雪花遍地
绣线菊成熟以后,风一吹,雪花遍地
野菊花,拿回家
野菊花,拿回家

2

后山坡上有一片花海,星星点点的小黄花,像漫山遍野的萤火虫,美极了。但过两天再去,就被山里村民给割光喂牛了。他们只有看到菜地里的洋芋开花了才会欣喜。

饥饿美学。

我问我婶,一个中年男人的啤酒肚有什么美感呢?我婶说,气派啊!“气派”对于她来说,高于传统审美标准里的“美”(五官标致之类),成了她视角下的正常审美。这种审美其实是源那种权力的饥饿感,九十年代男人将西装裤勒紧白衬衫,BB机,大哥大挂着皮带外翻,就是源于那种权力的饥饿感。就像现在有人觉得包着土豪金的建筑好看,是源于金钱的饥饿感。而农民把漫山遍野的野花割草喂牛,只欣喜菜地里那些能够结果子的花,是源于,粮食的饥饿感。

我发现野花总是更好看一些。

我发现野花总是更好看一些。就像花园里的月季,我们都见过。但是墙角里开出几朵雏菊,就动人的多。

神秘的陌生感,给人带来的,不止是新鲜。

2

樱桃好吃
樱桃好吃
早杏
早杏
烧麦仁,重点:一定要有柴火灰的香味
烧麦仁,重点:一定要有柴火灰的香味
金花银花金银花
金花银花金银花
五月,交配的季节
五月,交配的季节
蝴蝶还挺温情的。像中国式的爱情,含蓄而内敛。
蝴蝶还挺温情的。像中国式的爱情,含蓄而内敛。
象鼻虫就有点.......有点欧美风
象鼻虫就有点.......有点欧美风
高手在民间:一边疾速奔走,一边嘿咻
高手在民间:一边疾速奔走,一边嘿咻
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给幼婷,添个窦文涛和许子东
给幼婷,添个窦文涛和许子东
两个小家伙,走哪跟哪,一定是把我当妈妈了
两个小家伙,走哪跟哪,一定是把我当妈妈了
槐花花期很短
槐花花期很短
还没吃够(๑•́ ₃ •̀๑)
还没吃够(๑•́ ₃ •̀๑)
这天下午,偶遇一只蚂蚁,被另外两只夹攻。
这天下午,偶遇一只蚂蚁,被另外两只夹攻。

场面很血腥,B级

蚂蚁,只有小时候我才专注它。

我一直觉得,蝴蝶翅膀上的图案,是造物主画上去的
我一直觉得,蝴蝶翅膀上的图案,是造物主画上去的

六月 | 小菜园

六月,小菜园
六月,小菜园
蜀葵的花期好长
蜀葵的花期好长
给植物浇水的时候,是能听见它们喝水地声音的。
给植物浇水的时候,是能听见它们喝水地声音的。
挠一挠番茄宝宝
挠一挠番茄宝宝
椒嫩如水
椒嫩如水
所有的生物,小的时候,眼神都是一样的。像小鸡、小鸭子、小狗、小猪、一两岁的小宝宝,包括植物刚结出的果子,小花苞,都是懵懂天真,可爱至极。
所有的生物,小的时候,眼神都是一样的。像小鸡、小鸭子、小狗、小猪、一两岁的小宝宝,包括植物刚结出的果子,小花苞,都是懵懂天真,可爱至极。
麦子熟了
麦子熟了
算黄算割
算黄算割
半夜房子渗水
半夜房子渗水
下着雨改水渠,想起杜甫
下着雨改水渠,想起杜甫

竟然真的叫张二冬!!!

六月,回家了一趟,帮忙收麦子

回来后,钥匙忘带了。
回来后,钥匙忘带了。

不管是老的工艺,还是老的工业,做工都是很用心的,就像这把“华山牌”的老锁,鸡蛋大小,沉甸甸的,要是忘带,我拿锤子砸,铁棍都砸弯了,锁芯还没弹出来。只好动用切割机。

致敬那个不浮躁、不投机的时代。

四只造蛋鸡,每天都有惊喜
四只造蛋鸡,每天都有惊喜

七月 | 知了知了

花蹦蹦
花蹦蹦
知了太多了
知了太多了
七月,有桃吃(让我想起了:红肿之处,艳若桃花)
七月,有桃吃(这图让我想起了:红肿之处,艳若桃花 - -)
西瓜我不吃籽
西瓜我不吃籽
野百合,长的很好吃
野百合,长的很好吃
谷子结籽
谷子结籽
菜园可摘
菜园可摘

3

营养不良的苦瓜黄瓜,实在惭愧。

秋葵倒是长得茁壮
秋葵倒是长得茁壮
水抄油泼
水抄油泼

八月 | 又是吃货的季节

野葡萄
野葡萄
八月炸,口感就是拌了白糖的面糊糊
八月炸,口感就是拌了白糖的面糊糊

花蹦蹦长大了

一颗葱
一颗葱

近代有个做盆景的出家人,素仁和尚,文人树开宗立派的大师。说素仁和尚经常去盆景市场买一些别的匠人认为没价值的桩子,回去后自己修剪养护。那些被忽略的桩子被素仁修剪后的意境、神韵,高雅脱尘,并且成了在盆景艺术史里很重要的作品。那么同样一个树桩,素仁和匠人看到的分别是什么呢?

艺术是很玄妙的。打个比方,比如一个老农在山上挖了一棵适合做盆景的桩子,搬回家后修了下,觉得挺好看的,当盆栽放在窗户台。那么这棵品相不错的树桩,可能就值几十块钱。素仁和尚见到后,觉得有多余的枝条,于是咔嚓一剪刀。他只需要剪那一下,这棵树桩就从盆栽上升为盆景,价值就从二十块上升到二十万。(说起这个想起前年在山下一个村民家看到有个极其难得的刺柏,隔日去看,竟被他修毁了……难过了好一阵)

那么这一剪刀剪掉了什么呢?

这一枝,不小心,多剪掉了一片叶子
这一枝,不小心,多剪掉了一片叶子
这样就完整多了。
这样就完整多了。

而就是这一点,它才符合“点线面”的美学标准。而那个标准,就是艺术存在的意义。也就是素仁那一剪刀剪掉的多余。

九月 | 遍地小野菊

我妈妈给我的眉豆种子
我妈妈给我的眉豆种子

眉豆,真好听

大胡子
大胡子
九月,谷子熟了
九月,谷子熟了
“郑佳”是去年同学送上来的狗,同学叫郑佳,就叫他“郑佳”了。其实本来叫牛牛,但陕西话里,牛牛是男性生殖器的意思。我整天牛牛牛牛地喊,太淫荡了。
“郑佳”是去年同学送上来的狗,同学叫郑佳,就叫他“郑佳”了。其实本来叫牛牛,但陕西话里,牛牛是男性生殖器的意思。我整天牛牛牛牛地喊,太淫荡了。

城里养大狗有很多不便,遛狗都是个麻烦。所以就只能关屋里,“郑佳”来之前,天天在地下室关着,长了两岁,连奔跑都没试过,快精神分裂了。刚来的时候,明显眉头紧锁,一脸焦虑。现在跑起来都是在笑的。有图有真相,面相骗不了人。

九月,遍地小野菊
九月,遍地小野菊
九月,有幸结识石朴老师,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九月,有幸结识石朴老师,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说有幸,确实可以说,当代中国画,师法传统这一块,如果只留下一人,一定石朴。

石朴先生画
石朴先生画

很惭愧,我对画很爱,但对“画画”并不是很爱,顶多是喜欢。甚至喜欢都算不上,所以就很懒。我最爱的是晒太阳,躺在绑着杏树的吊床上想象。画画对我来说,就像男人喝酒,婆娘们打麻将,是下午茶的糖,仅仅是闲散生活里一个的娱乐。但就像练武,十年磨一剑,要进入中国画,确实是要下功夫的。

听起来好无望,笔墨功夫,要是能复制粘贴就好了

我还是先看看云
我还是先看看云
看看野花
看看野花

2

3

十月 | 秋意浓

十月,秋意浓
十月,秋意浓
直接挂的火晶柿子,一直可以挂到大雪。
直接挂的火晶柿子,一直可以挂到大雪。

霜冻之后吃起来像冰激凌

秋天的气息很好,萧瑟与孤独,满山的红叶和枯黄,还有让人清醒的寒意。清醒,就容易悲观,所以秋天最容易...伐开心
秋天的气息很好,萧瑟与孤独,满山的红叶和枯黄,还有让人清醒的寒意。清醒,就容易悲观,所以秋天最容易...伐开心
霜降挂柿饼。不难,削皮就行
霜降挂柿饼。不难,削皮就行
泡点酸枣醋
泡点酸枣醋
野菊花,小火焙干,可以泡茶
野菊花,小火焙干,可以泡茶
燃烧的树叶有香味
燃烧的树叶有香味
春天的早上,夏天的晚上。冬天的正午,秋天的下午。
春天的早上,夏天的晚上。冬天的正午,秋天的下午。
我只画了小番茄,花是篱笆画的
我只画了小番茄,花是篱笆画的

高非说上来我这写字比较安静,和终南山的气息有关。好吧,理由找得好,其实就是他自己的书房太乱了……

我自己读书少,所以我赏慕爱读书的人,那种有才华,又很正统的读书人。身边像周公度、高非、吕绍勋,都是因为赏慕,一见如故。事实上他们也确实给了我很多启发。我反倒不喜欢艺术家,尤其是艺术区的艺术家。尤其是受西方现代艺术那一套影响至深的艺术家,最是不喜欢。

西方艺术肯定并张扬的那些“自我价值”——分裂、虚无、偏激、激进、极端、怀疑、颠覆、反叛、摇滚、迷惘、矫饰、死亡、前卫、表现、形式主义,让很多人进入后一辈子找不到出口,疯掉。文艺更是一种病。这种没有出口的青春期文化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他们浮夸、虚无、迷茫、抑郁、孤独、躁乱、分裂直到垮掉,找不到原因。最后被治愈的,还是回到我们自己的传统,内敛的、安静的、温情的、悲悯的、质朴的、包容的、宗教般的,真、开阔。

平静。

高非字

偶遇两位尼师
偶遇两位尼师

印象很深。我从小路下山,远远看见一师一徒,从山里走出来,走在前面的徒弟真的就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尼姑一样,脚步轻快,走走停停,好生新鲜。还一边和师父讲话一边倒着走,可爱极了。对比着后面的师父,非常有师父的沉稳,和蔼安静。一瞬间,有金庸武侠的穿越感。

偷拍一张
偷拍一张

见过很多出家人,很少能看到面相好的和尚,大多愚钝,浑浊,倒是面相好的尼姑有很多看上去很干净的。

女人容易令男人浊,却也容易让自己清。你看,那些单身的女性,大多数都很“清”。

十一月 | 有小雪

小鹅长大了,锵锵三人行改行出来混了。沐暄中学后操场一角,三白衣少年殴打、凌辱低年级黄色毛衣男生,长达数十分钟。
小鹅长大了,锵锵三人行改行出来混了。沐暄中学后操场一角,三白衣少年殴打、凌辱低年级黄色毛衣男生,长达数十分钟。
据说这个被打的穿毛衣的男孩子是新转来的,被教训是因为上课总是积极回答老师提问……
据说这个被打的穿毛衣的男孩子是新转来的,被教训是因为上课总是积极回答老师提问……
确实,长大了……
确实,长大了……
太乱了。
太乱了。
远处的小朋友不准再看了!
远处的小朋友不准再看了!
明年的鹅蛋应该就可以孵小鹅
明年的鹅蛋应该就可以孵小鹅
十一月,山下雾霾很稠
十一月,山下雾霾很稠
山里的云很轻
山里的云很轻
十一月,有小雪
十一月,有小雪
清掉一批画给邻居老太太烧材
清掉一批画给邻居老太太烧材

玉,石头而已。

油画就是好,防水防晒防渗漏,可以烧炕、遮光、扎篱笆,冬天可以取暖,夏天可以挡风,小画还可以当茶盘哦。国画就只能糊墙引火记电话号码,还是买油画吧
油画就是好,防水防晒防渗漏,可以烧炕、遮光、扎篱笆,冬天可以取暖,夏天可以挡风,小画还可以当茶盘哦。国画就只能糊墙引火记电话号码,还是买油画吧
做不到植物,能做到动物也行。植物只需要阳光和水就能满足地活一生,你看他们,太阳出来就很好,渴了,一点水就很欢乐,能做到植物那样的,是佛。动物的话,比植物的需求多了一点,除了吃好睡好之外还得撒欢奔跑,还要交女伴。这些都能满足,就是最好的一生了。人的话。
做不到植物,能做到动物也行。植物只需要阳光和水就能满足地活一生,你看他们,太阳出来就很好,渴了,一点水就很欢乐,能做到植物那样的,是佛。动物的话,比植物的需求多了一点,除了吃好睡好之外还得撒欢奔跑,还要交女伴。这些都能满足,就是最好的一生了。人的话。
十一月的一天,带土豆下山,应该是土豆长这么大第一次下山,作为伙伴,感触颇多,我觉得它应该比我的感受更深刻。它像一个穿越到现代社会的古人,紧张好奇不知所措——其实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土豆身上有很多我会用一生学习的东西,比如简单,眼睛里的天真。能在以后的生活里,做到和土豆一样,吃饱喝好,撒欢奔跑,就接近道了。
十一月的一天,带土豆下山,应该是土豆长这么大第一次下山,作为伙伴,感触颇多,我觉得它应该比我的感受更深刻。它像一个穿越到现代社会的古人,紧张好奇不知所措——其实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土豆身上有很多我会用一生学习的东西,比如简单,眼睛里的天真。能在以后的生活里,做到和土豆一样,吃饱喝好,撒欢奔跑,就接近道了。
小枕头
小枕头

十二月 | 每一滴水都结冰

十二月,每一滴水都结冰
十二月,每一滴水都结冰

大多数人看到好看的照片首先会问“你用什么手机拍的?这么好看!”,我用小米还是苹果,八百万像素还是两千万像素,有什么区别吗?相机只是端在手里的眼睛,只是“取舍(动词)”拍摄者眼里看到的世界。看得见,300块钱的老年机都能拍出大片。看不见,三万块的单反也只能拍出“到此一游”的高清版。

嘉陵的皮夹克
嘉陵的皮夹克

我并不介意分享生活,我只是希望,当我们看到一张照片时,能够借用拍摄者的眼睛,和他一起愉悦、怅然,或心动。分享的快感在于共振,在于对这个世界的思考,能有相同的方法论。注册了个新的公众号 “二冬”,有理解的阅读对象让我更轻松。我希望对这个世界的思考,能让我更通透,我还年轻,还要上升。

每天要是只做一顿饭就好了
每天要是只做一顿饭就好了
今年雨季太长,之前做的柿子饼,都发霉了
今年雨季太长,之前做的柿子饼,都发霉了
(周)公度兄买的小米给几个小伙伴吃,我可没有贪污哦
(周)公度兄买的小米给几个小伙伴吃,我可没有贪污哦

叮……

山上的生活表面看上去也是重复的,但其实不是。埋头工作的重复是机械的,就像超市收银员。山上的那种重复却是永远带着新鲜的饱满,因为关注的对象,是身边的细节,就像你随时可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阵雨惊喜。

频繁的幸福感。所以我一般不回答,我会住山上一辈子吗这种问题。

自知,自律,自觉,自省,自醒,自救,自得其乐,自圆其说,自命不凡,自我认同。 我必须要越来越好看,越来越像个,孩子,越来越像个,慈眉善目的老人。
自知,自律,自觉,自省,自醒,自救,自得其乐,自圆其说,自命不凡,自我认同。
我必须要越来越好看,越来越像个,孩子,越来越像个,慈眉善目的老人。

 

 

原文来自:,尊重自己,尊重每一个人;转发请注明来源!
1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