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她与我的“观山别院”。

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也许是天生骨子里铁汉柔情,我很喜欢一些毛绒绒的东西,当然这不包括”糖宝“之类的,这种体内淌着的血液会随着传宗接代而遗传下来;因为我发现我的儿子也是如此,看见毛绒绒的熊就开心的抱下去,那种柔软如刚出炉的蛋挞般肆虐的气息在家里源源不断地蔓延。类似“我的心都要化了”这么嗲的文字我就不码了。

今天我的宝贝女儿被我打了耳光,原因是她那总嚎啕大哭的性子。我们领完月饼就在售楼部的角落里带着孩子们玩滑滑梯,她玩的流连忘返,多次催促回家依然不愿意,看着宝贝的眼神我退让了,继续让她多玩一会儿,因为儿子尿在了榻榻米上,我不得不向售楼小姐要抹布,结果给了我点儿卫生纸,擦拭不干净后我返回车里多拿了点自己的纸巾。我返车的原因是因为不想再看到售楼部小姐的脸色。她们的脸一开始是恭敬的,听说原因之后我才明白了什么叫“翻书”。这个“观山别院”以前也来过,但是没进去过。在这么小的一座城市,房地产行业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我想服务应该就是他们最大的竞争力了,可他们却如此的无力,如此的不给力,如此的不争气。

是的,我打完她之后揪心的疼。这是我第一次对她那么苛刻,那么狠。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到家之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她:爸爸给你买一个滑滑梯好不好?我们放在哪里呢?是乡下还是城里?孩子高兴的很,一个劲的点头。我说: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天天玩了,你也不会被其他小朋友欺负,不会被哥哥推,不会被别人踩。

宝贝很开心,说要带自己的好朋友到家里玩,一起玩。很悠然,很诚恳。但是她却说:但是放在家里玩就没有好朋友了。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没有开始上幼儿园,实在唤不上朋友。

可是当他说出自己好朋友的名字的时候,一股酸楚涌上我心头:我的好朋友蓝蓝,朵拉,可以一起来玩。这个时候我觉得明年她真的该上幼儿园了,他口里的朵拉、蓝蓝都是电视机里的卡通人物。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不,是我的现在。具体来说,就是在这个社会上,我没有把握自己的童年,小时候从乡下迁到城里,长大后又从城里回到乡下,在父母的监视下独生子的我没有朋友。

童年只有一次,无论我身处什么样的环境;无论我的经济是否允许,我觉得应该给我自己的后代一个美好的童年,毕竟房子、车子都可以慢慢来,即便没有其实也算不上有多大关系,而童年,只有一次。

这个世界可以有很多观山别院,而进去游玩的每一个孩子都只有一个童年。关于苛刻、无礼、愤怒和“看不起”,这些只是一种心态,如何让孩子们欢乐,才是我们重视的,是的,童年就该欢乐。

也许这个社会早就如此,只是那时的我尚幼,没有明白过来而已,这里没有过多的描述小区和售楼小姐,都只是一笔带过,因为我在写的时候已经明白,这座城市的很多人,会看到这篇文章。我不想带给你们偏激的想法和对观山别院的看法。我对观山别院一无所知。也谈不上任何的看法。写这些,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今天的情绪和感触。

我的博客开通已经很久了,我从搜狐到新浪,最后将他独立出来,发现自己不能够每日坚持更新,大多数来源于转载,甚至发现不出我的内容来源,但是我依然会坚持。因为再小的个体,都有自己的梦想。

也许正如《毛骗》里的那一句:要么,做自己喜欢的;要么,做自己擅长的!

好了,也许写到这里,大家觉得我的愤怒来的不够给力,也许我是该好好练习一下我码字的功底了,已经很久没有一个字一个字的码了,那么,我尽力描述一下过程:

早上八点,我不得已起床,因为今天是周末,我一周的唯一一个休息日。因为妻儿已经起床,现在的小区也就百来个平方,实在不可能继续装睡。昨夜忙碌到凌晨两点,我发现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如此,我的眼睛已经出现很多血丝了。

本来打算我一人前往去领取这个微信转发点赞有奖的礼品,后来又放心不下家里人,因为乡下父母也出门了。还是带着她们一起前往了。到达之后,本来一人下车去领取即可。可是她们已经下车,我翻着妻子包里的手机,准备拿去领取奖品。可是三个手机,我实在不知道哪一个,得知之后发现没电。那么就用我的登录吧,结果妻子输入半天都说错误,最后在我检验下,发现是他输错了帐号。然后重新输入,这个时候观山别院排队领取奖品的人越来越多,我也开始变得有些暴躁。结果微信的验证机制很严格,需要至少两位好友帮忙确认,你才可以换手机登录。于是又想了半天,最后发现她一个没有号码的手机可以登录,需要WIFI。于是我开启自己的手机热点,才终于登录。

进入观山别院之后,我很有礼貌的询问门口的保安在哪里领取月饼,她告知我排队领取,于是我就排在了门口。当快轮到我领取的时候,我发现售楼小姐对门口保安说:留一张票到这里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前前后后的所有人全部都拿着领券,而我,是没有的。于是等保安大妈经过我身边去送券的时候,我说给我一张吧。售楼小姐就说自己去领一下。已经暴躁的心情有点开始不爽了。我问:那我过去领完之后是不是还要排队?意思就是说我得重新排队。这券我一直以为不是保安发的,没想到还就是你在发。那我刚进入观山别院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给我券呢?售楼小姐说:你一会儿可以再排到现在这个位置。

其实我觉得你给别人送券,完全可以顺便给我送一张。正在我准备进一步思考的时候,我的妻子带着孩子们进来了。还好,她拿着手机去领券了。这个过程就到此为止了,然后就是开头写的玩滑滑梯的事情了。

期间让我再多次不爽的原因我已经不记得了,当然这包括我记得的一点:我的妻儿进入观山别院之后,我在想车子是怎么锁的,因为钥匙在我这儿。这些都是我自己的原因,自己的原因不该往别人身上蹭了。

~~

对了,我想起来了,售楼小姐还说了,每天早上9:00到10:00结束,眼瞅着就快10:00了,也快轮到我了,然后发现我没票,而票也有限制,一天100张,我在排队的时候我记得别人在打电话,说已经排到50多号了,这个50多号,就是我。等快轮到我领取的时候,意味着可能已经没有票了。

写的有点儿乱,不想再编辑了。

2015/09/20 周末 12:00

记录观山别院印象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0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