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Uber补贴催生“黑色”利益链 刷单比开车更赚钱

Uber补贴

“有护士吗?上海的,求打针!”在“专车拼车刷单赚钱分享群”里,集中了37名“护士”和“病人”。在刷单群中,“护士”指的是专门刷单的乘客,“病人”则是接单的Uber司机,刷单的行为则称为“打针”。因为Uber专车在车费之外还会给司机数十元至上百元不等的补贴,由此催生出“骗取”补贴的“黑色投机者”。记者调查发现,“刷单”已经成了一个颇有规模的产业链,从“买卖乘客号”、“接单”到“代刷”都有专人操作。

部分司机仅靠刷单一天就能赚数百元补贴。

给自己刷单:带2部手机轻松搞定

深夜12点30分。长期上夜班的张林开着自己的别克君威离开单位,张林并没有那么早休息。“听说Uber很火,补贴高,我试后发现比一天上班赚得还多。”

张林身边不少朋友早就做起了专车司机,在朋友的鼓动下,他3个月前首次尝试。“当时老实接单,扣除邮费,其实一单也就三四十元。”

但张林渐渐地摸到其中的“窍门”。“同行教我,有个群可以互相刷单,也可以自己刷单,甚至可以足不出户就完成订单。”于是,根据“教程”,张林用另一个闲置手机注册了新的Uber乘客账号,然后发布一个下单信息。

“Uber接单是最近的人抢单最快的原则,所以我自己发的单子,肯定在GPS定位和我自己的司机端是最近的,当然抢到的都是我。”

乘客端下单后,张林立刻用司机端接单,不到3秒钟,手机这头就显示接单成功。开着自己的君威,带着两部手机,张林向浦东机场T2航站楼出发。

深夜,道路很空旷。不到30分钟,他即将抵达浦东机场区域。奇怪的是,在即将驶入华夏东路高架前,他突然提前下了高架。“现在计费只有160元,不到200元。”原来,张林注册的新用户端会赠送给客户200元的机场接送业务的体验券。

“我要在附近绕一下,到190多元时再开进机场,这样正好能把优惠券用足。”在地面绕行约10分钟后,他再次折返回高架。约1点10分,张林抵达浦东机场T2航站楼,气定神闲地在司机端按下结算键,再用乘客端付款。很快,账户显示200元车费到账(赠送的客户体验券),同时另外的200元补贴也顺利进入账户。“理论上,这单赚了400元,除去油费,肯定净赚350元。”

回程时,张林并不着急,将车停入机场停车场后来到航站楼内的咖啡店小憩。“回去最好接个真单子,一方面避免被Uber监控发现,另一方面夜间航班叫Uber的也多,不愁没有客源。”

半杯拿铁下肚,张林打开司机端,不到2分钟就有乘客下单,并打电话过来。“我就在国际到达出口旁的咖啡店门口,你到咖啡店来找我,我们一起到车里。”挂断电话,张林冲着记者会心一笑,“这也是为了逃避打击,现在专车抓得很严。”

七八分钟后,一名风尘仆仆的商务男出现在咖啡店外,两人很快结伴离开。“回去到杨浦,车费估计也要170-200元,还有200元补贴,也不错。”

张林粗略计算下,一次浦东机场来回,除去油费净赚约650元。

不过,近来Uber的补贴政策有所调整,补贴力度下降。“现在补贴最多只有100多元。”

职业刷单人:不出门也能当Uber司机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些完全没有车、没有驾驶证的人,依靠在淘宝、微信群等网络平台上买来的Uber司机账号、再加上GPS定位、阿里小号等辅助功能软件做着不劳而获的生意。

“Uber刷单”是记者在一个Uber司机群里找到的职业刷单人。按他的说法,在网上购买一个Uber 司机账号在3000元左右,但他也提供代办服务:“只要提供你的驾照、行驶证,其他都由我帮你代办,3天注册成功,收费500元。”

“如果没有驾照、没有车,可以在淘宝上找人帮你PS一下,然后我再帮你代办。”记者试探性地询问没有车是否可申请Uber账号,“Uber刷单”马上指导操作方式。

有了司机端账号后,记者只需要准备两部手机,一部安装一个Uber司机端,一个安装乘客端。在乘客端,记者可以安装模拟定位软件及一键更新手机IMEI (串号)软件。“模拟定位软件可以随意更改定位信息,你根本不需要把手机带出去,在家里就能显示你在‘机场’。”

那机场附近专车众多,如何确认哪部车是自己的专车定位呢?

“很简单。”一名Uber司机传授了经验。“比如是定位在浦东机场T2,我先打开司机端,从乘客端可以看到附近一共有多少辆车。然后再关闭自己的司机端,这时乘客端显示哪辆车不见了,就是我自己的车。”

随后再次开启司机端,通过乘客端将定位图钉放在距离“新出现”的车辆最近处,就能确保接单的就是自己的车。“即使失误也没关系,只要取消订单重新下就行了。”此外,为了避免一个乘客号多次下单同一辆专车的问题,还衍生出专门的改号软件和一键更新手机IMEI软件。“阿里小号可以生成不同的手机号码,月租费就几块钱。实在不行就改手机串号,这样后台就认为是两部手机,肯定没问题。”

一条龙服务:自动下单、接单,可躲Uber检查

如果觉得麻烦,网上还能找到一条龙自动服务。“只需要你提供司机账号密码,无需出车,其余都由我们操作,就可收钱。我们收取车费加佣金,你赚补贴。”刷单人说。

在淘宝上,搜索关键词Uber 后显示,有数十个店铺在出售U-ber 账号,每个账号的单价在10-20元不等,大部分店铺的月成交数量在300-600个之间。而购买者更是好评不断,有的留言说一次买了100个。记者购买后发现,这些“账号”都是提供给司机刷单用的已绑定支付宝的乘客端账号。

“本群什么人都能进,买号卖号的骗子多。大家小心。要买号找群主,10元一个,100个以上可谈。”在一个刷单的群公告里,群主发布如此信息。

“Uber刷单”主动告诉记者,搞定账号之后就可以找他刷单。只需要提供司机账号密码,其他都是完全采用电脑虚拟操作,虚拟定位、定位跟踪、自动行驶、自动接单、乘客端自动下单全是一体的,可以躲过Uber的检查,“原来老的刷单方式,不能同步司机端和乘客端的定位数据有一定风险,而我们是两个客户端同步定位,绝对安全。”

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U-ber刷单”发来一张截图,图上显示一个“海马玩模拟器”软件,一个写着乘客账号和密码信息的表格,还有一个程序窗口。“乘客账号都绑定支付宝的老账号,有30多万个,可以循环使用。”他还告诉记者,一天最多刷20单,不然过多也会穿帮。按照每单的车费不同,“Uber 刷单”每单收取3-8元不等的佣金。

据悉,Uber刷单军团遍布全国大城市,记者发现这些刷单群的创建地点分布于北京、上海、广东、辽宁、云南等地,群内人数从十余人到上百人不等。

蓄意骗取高额补贴可能构成犯罪

刷单现象的背后,是用户注册过程中的种种漏洞,Uber方面难道没有监管?记者从前天起先后多次致电优步公关工作人员黄雪求证,但截至发稿前,电话、短信均未获回复。

司机利用Uber专车管理的漏洞,一个人用两个手机冒充乘客制造假单,或从网上购买刷单服务骗取补贴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对此,上海纽迈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正宇认为,目前来看,司机利用假订单骗取的补贴金额尚不构成诈骗。

方正宇告诉记者,以前曾有人利用银行或金融的管理漏洞骗取财物,被以诈骗罪处理,主要是看涉案金额和行为的恶劣程度。

“如果Uber和司机之间签订的合同有明确规定,司机不能利用两个手机自己给自己下单,那司机的行为是违反合同约定的。Uber可以封锁司机账号,或与司机解约,并要求其返还违规获取的补贴。”方正宇举例说,像微博上有很多抽奖活动,规定一人只能转发一次,但有人利用自己的小号不断转发,增加中奖机会,“这种行为可以说是违规的,是不道德的,但主动恶意性还不到达诈骗的程度。”

对于网上的职业刷单人和团队提供虚假乘客账号帮助司机获得接单补贴,并以此获利的行为,方正宇认为,如果制作刷单软件或提供刷单服务的个人或组织,达到一定组织或规模,根据其恶意的程度、行为性质和涉案金额可能构成犯罪。“或者说有的人用假信息购买Uber司机账号,再购买刷单软件或服务,蓄意骗取Uber 的高额补贴,也可能构成犯罪。”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0 0

发表评论